•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無情生活,剔透明亮。」

感謝周游 Facebook上分享一篇黃碧雲的隨筆。可惜權限既設,不便分享圖檔。只好全文抄錄如下。

有理想生活嗎?從來沒有理想生活。
因為理想的意思是,我們從來沒有達到的願望。
當我們接近我們當初願望的,我們說,我還好,還可以。可以有更壞的發生,但沒有發生。或許會發生,我希望安靜度過。不發生的時
候,我時常知道生活的各種可能。
認識世界是破滅理想的最尖銳的方法。
我曾經是個熱情的人。現在我說,我想我認識這個世界。
熱情與知識,互相攻擊。
無情好,無情生活,剔透明亮。
生活是,每日繁重或日常的度過,對我來說,無一可欲。
在香港或在西維爾,我很少外出。香港我住在馬鞍山,很無味的中等及基層新巿鎮,我在海邊跑步,會跟靚姐說,馬鞍山真是好,有山
有海,有街巿。在西維爾我住在舊城,剛建好了的蘑菇大樓後面,家裡走出去就是一叢小酒吧,有時我會在小酒吧叫一杯紅酒,吃一個
小點,用電腦或看報,但大多數時候我都在家裡,每天去上兩小時的跳舞課,班裡永遠我最老,但不要問為什麼,繼續流汗便好,其他
的人都想做舞星,我會笑笑:她們願意相信,相信永遠快樂。相信是希望。我的房子好像辦公室,有一張很大的書桌。
小城住久了,會想離開。離開又想回去。
我用錢很省,我姊笑我,去餐廳吃餐,瓶裝水喝不完我都拿走。中環那些賣很貴東西的店子,我從來不進去,大減價也太貴,但有時會
看他們的櫥窗,裝置做得愈來愈好。巴黎叫我行百貨店我也不停打呵欠,最開心是在美術用品店,原來有這樣重和實的粉彩筆,幾百種
顏色可以挑。書本也很便宜,第五區的書店令我心醉,很專門,賣葡萄牙巴西書籍可以有一間,旅行書店又有,柬埔寨書店都有。
最貧窮或最富裕的城巿,對我來說,沒有很大分別。在緬甸曼特尼買到木頭,一樣開心,時常拿出來把玩,感覺豐足。
「王國就在腳下」,我時常說。沒有誰的生活比另一個更為理想。
時間無多了。不是時代的倉促感,人總以「續期」「買新」「醫學昌明」,來對待消褪與萎落。但我知道的,並以時間無多的方式生活,很
珍惜每一時刻,對厭惡的人與事,毫不掩飾。
我很高興得到一個生活大獎,對我這比任何文學獎更有意思,因為我必先是一個人,生活著,然後我寫作。
這個獎也屬於任何一個,以理性去認識,破解生活,又以熱情去承接破碎生活的人。祝好活。

第一眼本是有點奇怪的,「理想生活」這樣子的題目,不會是黃碧雲自己所擬吧?她不談這些的呀。讀到尾,看來是一月份的《號外》雜誌給她頒了一個理想生活大獎的「得獎感言」。

周游選引的一句是:「我曾經是個熱情的人。現在我說,我想我認識這個世界。熱情與知識,互相攻擊。無情好,無情生活,剔透明亮。」我也喜歡,重點都在這裡:「無情生活,剔透明亮。」

簡直比任何大型廣告牌的宣傳語句更醒目醒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