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你好

還不至於十年未見。不過坐下來好好吃一頓飯真正聊個天那回事,說十年不曾,也該不遠了吧。
今天傍晚在銅鑼灣和大坑之間的邊陲碰上你。我連名帶姓喚你。你笑說:終於見到了。我喊走在前頭的先生和孩子,告訴你,這是我個仔,這是我老公。
繁忙街角,彼此本來就神色匆匆,也沒有多說就揚手告別。
但心裡是多麼開心。有一些很厚重的珍藏,即使表面舖滿塵埃,偶爾看到它一眼也會感覺安心--我沒有忘記這是我的珍藏啊。
甚至不必打開。不必翻閱。不必深究。
於是有另一把聲音嘲弄起來:說不定你真有機會打開的話,只發現舊時的東西都已腐朽。
我想了想,對自己說,腐朽也沒關係。
因為,真正重要的都已經成為了我自己的一部份。關於故人故事,真正重要的,都已成為了我。
腐朽的部份,假如有,也是不重要的。
要是那樣溫暖單純的感情竟然老土地歷久常新,那就當奇蹟一般慶賀吧。如同每一天活著也值得慶賀。
回家的路上,把孩子抱在懷裡,他看著窗外出神,先生睡著了,我想起我剛才看到你,心裡仍然微笑。
你這個死人頭,真的跟十年前毫無分別。而你笑著的神情,和我記憶中的,竟然一模一樣。
你好啊!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