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32/2

朋友在討論聖誕假期的派對安排,她才有點茫然地記起,一年又將成過去。
今夕是何年?明年今日呢?啊,明年,明年自己將成32歲了。
全世界看準她如今是地上的泥籮底的橙。曾經為她心跳加速尖叫連連的傢伙,此時提起她,也是語帶不屑,比那個收了她數萬元的算命師傅更加肯定:「哪有人會要她?她早玩了。這輩子也嫁不去了。」
陷她於不義的,使她從大眾寵兒淪落至此的,無非是,讓她曾經深愛而後深深後悔的,某人。
在最低潮時她也想過死。尊嚴盡喪,前途盡毀。幾年過去,她忘記了自己如何又活了下來,反正沒死,一年又一年,也就快將32歲了。
她不太喜歡思考,便叫自己倒頭睡去好了。
--莫說明年,明天的事她也毫無預兆。是這樣的,明天某人,對,那個某人,將要在全世界面前上演另一場歹戲。這一回他戲中的女主角,只有她一半的年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