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給八年後的我

兩年前,《米飯雜誌》的編輯王擊凡(叉雞)再度邀稿;第一次刊登他們雜誌的文章是關於個人閱讀經驗的,刊於第10期,出版後反應很好,我也很欣賞這伙大陸年輕人的熱忱,所以,根本不用考慮便應他們的主題,寫了一篇《給十年後的楚》。

殊不知從第10到第11期之間,一等,就是兩年。(憑「廿九几」的歷史,我能想像,他們編輯部也經歷了好多衝擊和掙扎吧…… )

這兩年間發生什麼變化呢?我和叉雞通訊時不再在豆瓣平台了,改用微博。除了《米飯》,我也給其他雜誌寫過不同性質的文章,有專題,有小說,也有訪問。當然,最不可思議的是,成為了最可愛的孩子的媽(在這一點上,我最有資格公開肉麻了哈哈。)

早陣子在微博上確定第11期米飯終於出爐,心情相當興奮,同時夾雜了一絲複雜--死!我已經忘記了當時寫給自己的信是怎樣的?!

這感覺不是不古怪的。彷彿把一部份自己寄養在人家的編輯部,整整兩個年頭,不曾移動分毫。呀,我猜所謂時間錦囊就是這麼回事吧,寫完信給未來的自己然後封存至某個日子。有趣的是,現在只過了兩年哪,其實還沒到時間錦囊被開啟的期限。但我當然是按捺不住的,今天一收到叉雞寄來的雜誌,便翻到自己的文章去,原來我寫的第一句,是這樣的:

叉雞常常很慷慨地說,我的文章教他很感動,今次他更說,有編輯在校對時看得哭了。而我自己的讀後感是……我有沒有必要那麼誠實呢?再想深一層,文章裡的我和現在的我有什麼相同相異之處?

誤打誤撞變成了《給八年後的我》,這一篇給我很有意思的刺激因為,我也剛好意識到,從十年前公開寫作開始,我沒有停止過思考同樣的問題。

不打算轉載這一篇了。請想讀的朋友們買一本 Rice,支持大陸青年出版獨立雜誌的夢想。

原文《給十年後的楚》刊於Rice米飯第11期。2011年6月出版。

RICE #11

2 Comments  »

  1. dora says:

    希望你八年後仍記起這文,告訴大家活出了所寫的沒有.
    (我想你會). :)

  2. fred says:

    給你說一說,我真的重新開blog了,網址是http://lemeilleurmoment.wordpress.com
    在人家處留言兼宣傳自家網頁這回事真不知多久沒做過,是種網絡時代的懷舊感。現在才第二篇,要多點東西看便請stay tuned啦。無論如何,很高興能讀你的文字,也很高興能讓你看我的東西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