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看見/看不見

喜氣洋洋地把兩隻枕袋拿出來準備換床舖。一怔。
一隻是大格子的,一隻是小格子的。

我嚷著要置下那一套昂貴的床舖好久。終於,在某個莫名其妙的下午豁了出去。
床單被套枕袋。打包拿到洗衣店去,洗回來後,急不及待要罩上床褥,卻怎也找不到我設想中應該是一雙一對的枕袋。
「會不會是洗衣店弄丟了?」「我只知道我的心情泡湯了。」「不要緊,我給你多買一個就是了。」

兩人在店裡磨蹭了一會,確定新買的枕袋尺碼沒錯,付了賬,回家,清洗,一拿出來。
大格子的。小格子的。根本是錯配。

然而無論是哪一回合,哪一環節,也沒有人發現「問題」。我很驚訝,不得不承認,原來我並沒有在看。
我以為我看見,以為我選擇,以為我消費和使用的是我看見的。大格子。小格子。當它們並置眼前,我曉得,我並沒有真正看見。

那麼我到底看見什麼?看不見什麼?我和失明的人有何分別呢?
當我在看的時候,我並沒有「在」那裡,我心裡大概在想著別的一千樣事情,圍著不相干的情緒團團轉,眼睛只是「大概」和「約略」捕捉了一些印象。無明啊。開燈關燈、白晝黑夜,於我何干?如果我有眼但沒有真正看見,即使你給我照亮一室明燈,我也不知道我房間裡已有的是大格子還是小格子枕袋。那麼,我說我有一套好看的床舖,我到底在說些什麼?

有時候很希望回去少女時代的學校美術課,感覺一下專心地觀看一棵植物,給它畫素描的經驗。現在我知道即使拿起鉛筆,我也失去了專心地觀看的能力,所以我暫時還是不必再學素描。唉心如工畫師。

至於枕袋、錯配、不成對等等常被解讀成「隱喻」的狀況,不再少女的我則完全看不見任何聯想的意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