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所以,不只是美好

聽完了這一集的節目,好不容易重新適應了地心吸力的自己,又浮上了半空,似要回火星去。
他是失蹤又歸隊的少年。他們全部生於九十後,不曾用蠟燭燃亮紙燈籠在山間行走;少女問我,煲蠟是什麼一回事。發現晚上小池塘裡的蓮花果然全部合起,名副其實是「睡蓮」,嘩嘩大叫。在星空下仰起頭等眼睛學會觀看夜空的星暉。螢火蟲在水溝裡悄悄的,發出微弱的綠光,誰還在尖叫和舉機我便要生氣了。夜遊回程,說好大家要多觀察,讓感官重新敏銳起來。他們不作聲,在路的盡頭,默默看著地上垂死掙扎的蟬。
「我不知道蝌蚪有沒有耳朵,我不知道螢火蟲怕不怕嘈吵,但我想,我們不如靜一點。」謝謝你們與我分享夜裡樹間悠悠的靜默。
第一次吃橄欖油黑醋蘸有機麵包,十二個人來來回回吃光十碟,還要派人(即我)用膠袋帶走人家吃不完的,翌日雲門舞動後,一邊寫作,一邊吃個翻尋味。上車往嘉道里農場,一人派一包熊仔餅,笑呵呵。
凌晨四點起床「採光行」跟俞若玫去看天色透亮,八時半吃早餐只見全體一致容光煥發,引得身為導師但最遲入席的鄙人發言:「你地有咩要做好趁卅歲前做晒佢。」起不了床放他們飛機的組爸補充道:「應該係廿三歲前。」
--就算火星是回不去了,能肯定少年人陪我記住了,這些最不重要的小片段,一切就很值得。一切,就不只是美好。

(到底還要回味幾多日?還是暫時不要再接觸所有事後報導了……)

1 Comment  »

  1. karebu says:

    I agree “你地有咩要做好趁卅歲前做晒佢。」” more than “「應該係廿三歲前。」”. 當我還是一個青年時我以三十歲為人生的一個總結點,看看自己三十歲之前能努力到一個怎麼樣的地步歲。我記得我廿三歲時才開始對自己發展的方向有點概念,之前都是亂衝亂撞的。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