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那阵从挪威的森林里吹来的风

那阵从挪威的森林里吹来的风
2011年01月10日 来源:上海壹周 (2011.1.11 小文艺0405)

文/特约记者 何翘楚

映前画后
累积销量达千万本,在日本每7个人就有一个人读过,已被翻译成36种语言的《挪威的森林》,终于在小说出版23年后被改编成电影,2010年12月先后于日本、中国台湾和香港地区上映。
12月11日,日本公映,Uniqlo推出限量版主题Tee,掀起抢购热潮;片中森林取景的兵库砥峰高原,一车又一车的旅客奔去朝圣。12月18日,电影在台湾地区公映,男主角松山研一赴台宣传,粉丝激动。12月30日,香港村上迷望穿秋水,终于等到公映。

null

映前:ToSee or Not toSee
被誉为日本近代著名作家村上春树的代表作,《挪威的森林》早在2008年7月就由日本ASMIKACE娱乐公司宣布,将由法籍越南裔导演陈英雄导演和编剧,2009年初开拍,2010年上映。当时媒体报道的重点,皆在于村上本来一直认定《挪威的森林》是他所有作品中最不可能被改编的一部,最后竟然首肯。一手将村上小说引入台湾且被认定为村上金牌翻译的赖明珠撰文说:《挪威的森林》很大程度反映了作者本人的青春回忆,而且作者已经把场景描写得充满电影感,本来实在没有意欲给予改编。村上多年来推却了许多叩门的导演(传说包括岩井俊二),出乎意料地,交由阅读法文译本的陈英雄执导。据说日本文化界对于《挪威的森林》导演并非日本人,感觉讶异。
陈英雄曾执导《青木瓜之味》和《三轮车夫》等作品,颇得村上好感。惟其如此,他仍然花了整整4年去不断进行游说。母语为法文的他,以英语编写剧本、跟村上讨论,然后才把剧本再翻译,让故事“回归”日文文本。不过,无论面对哪家媒体,他一律坚拒透露与村上春树之间对电影的讨论。
越受欢迎的小说被改编成其它媒介作品时,越容易牵动众人情绪。在香港、台湾的文艺青年小圈子里,从电影参加威尼斯影展开始,每一个社交网络上都可见到《挪威的森林》剧照和不同版本的预告片,且被频繁且高速地转来转去。那阵从森林里吹来的风,每个人都感受到了。
“看或不看”这问题像是飘扬的旗帜,总是在那儿随着那阵风头的强度,在大家脑里摇曳不休。集体心神荡漾之态,犹如站在交叉路口,18个春天过去了,自己是否还要跟昔日恋人重逢?见又如何?不见又如何?他还是那模样吗?假如他跟我记忆中的风景有异,我能接受吗?
有人才看了预告片已表示不打算去看:因为“渡边君不应该这么英俊”,也因为“还是别去触碰心底那个沉睡了的角落”,更因为“太害怕接受不了小说和影像之间的落差”。另一边厢,日夜期待《挪威的森林》上映之徒,直把12月30日的映期当岁晚重头戏。其中固然不乏长期村上迷,无论是否喜欢上次改编的《东尼泷谷》电影版,《挪威的森林》都地位崇高,他们引颈以待;年少的一辈将之看成文艺初体验,忙不迭问人:“是否必须看过原著才好进场看电影呢?”
每个人似乎都要为自己找个“交代”,我看我不看,为的是什么。

null

映中:On-screen and Off-screen
“读村上春树的书时,觉得他的书写很特别,是一种很亲密的书写。故事里面的亲密感很实在,这是我最想在银幕上呈现的。”
陈英雄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电影《挪威的森林》会无限接近村上春树的原著小说。到底有多接近原著,要保持多少的作品独立性,怎样理解那种近乎神秘的亲密书写,以致看电影的人跟读小说的人一样,走进那个1969年名叫渡边的青年的内心……这种种挑战,对导演来说应该比4年的游说更艰辛。
尽管电影片长已达133分钟,裁剪和删减故事仍然是无可避免的。本来小说中“渡边和直子”跟“渡边和绿”像两个平衡世界,现在电影则以“渡边和直子”为主轴,所以有人认为绿在片中沦为了一名大配角。原著里其他重要的角色,如永泽学长、他的女友初美和照顾直子的玲子姊,甚至搞笑的室友“突击队”,均有在电影版中出现,可是人物之间的关系铺排并不清晰,如非看过原著,应该会觉得难以理解。某些情节,因为在电影的铺排上被牺牲了前因和枝节,显得相当突兀,例如片中对玲子的存在着墨甚少,但又保留了故事尾声她跟渡边发生关系的一段,使人顿感莫名其妙。
书迷追求原汁原味,忍不住跟小说比较是人之常情。然而有趣的是,赖明珠在她那篇《〈挪威的森林〉的秘密——从电影回顾小说原著》中提到,当村上本人看完试片后,反而对故事有了一种全新的感觉:“拍成电影后,他发现这本小说原来是以女人为中心的故事。在写小说时他是以第一人称的男人视线在看事情的,他以为基本上是一个名叫渡边彻的青年的遍历故事。可能很多读者也这样想。不过拍成电影后看来,故事的核心其实竟是女人。是绿和直子和玲子,还有喜欢永泽的初美这四个女人的故事。比起这四个女人的存在,包括男主角在内的男人的存在,就显得稀薄了。渡边彻和其他出场人物成为等价的存在,因此结果电影把小说的第一人称翻译成第三人称了。
那4个女人亦同样是观映后教观众争论不休的话题。且不说每一个读者心目中早已设定了自己想象中的女主角,纯粹从选角方面出发,电影版的直子和绿似乎讨好不了大部分村上迷。演技大胆奔放的菊地凛子饰演直子,神经质的大眼睛,脆弱到随时可以崩溃的情绪,一般观后感都认同演员的演技,然而结论是:“不过她不是我心目中的直子噢!”人们似乎认为直子应该更年轻更漂亮。至于绿,上映以来,完全没有听过半句对水原希子饰演的绿的赞赏。人们嫌弃模特儿出身、初登银幕的她演技不行,考究起来连发型也不对劲(片中她并不跟原著那样蓄短发),“绿迷”声讨导演把她在故事中的份量大大减少,以致角色的性格失去连贯,流于平面苍白。
无论是否喜欢陈英雄版本的《挪威的森林》,大部分观众都不能否认,由“台湾之光”李屏宾掌舵的摄影美不胜收,大片草原大片雪地的自然风光,的确很浪漫。导演并没有因为故事背景设于1960年代末而选用35mm菲林拍摄,反而采取了高清拍法,他说:“真实的影像才是最重要的,不单要美丽,还要对那个故事而言显得真实。”单看影像的话,摄影师准确的光线调度,诗意满溢的画面,让观众相当满意小说如此呈现在眼前,看剧照和海报受欢迎的程度就是最佳证明。

null

映后……
从电影院那片森林中逃出来,文艺青年们忙着发表感想。反应颇为极端,褒贬两派各有说法。褒者,认为电影能够拍出贴切的氛围,至少跟原著很对味,影像唯美,配乐既酷又动听(当然也不乏主观地觉得电影带他们回到青春故梦因而相当感动的家伙)。贬者,埋怨节奏过慢,剪接胡来,就原著所作的剪裁失误,影像过于造作,或简单一字曰:“闷!”
褒贬各具异见者,却就电影相关的两回事达成共识——原声大碟相当不错,值得细听和收藏;片中的居所布置充满怀旧美态,值得欣赏和参考。噫!这些不就是从前读小说无法获得的体会么?
To Be Fair,改编《挪威的森林》是其中一项注定无法讨好任何人的世纪任务,无论是不是陈英雄,甚至由村上自己当编剧当导演,这个电影版也永远比不上那年你19岁,流着暑假的汗读过的,那本关于渡边彻和你的青春的小说。

1 Comment  »

  1. Jeakey says:

    不晓得算不算可惜,北京目前仍没有任何放映的机会。。。
    更不晓得是否可惜的是,我是2009年夏天才看的那本书,而不是19岁的夏天。。。但看得时候依然觉得很好看,喜欢直子也喜欢绿子,还觉得渡边很像身边的朋友。
    权作后青春记忆吧。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