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牛棚艺术村的再造圣诞

来源:上海壹周 (2011.1.4 小文艺07)
文/何翘楚

对香港的艺术家来说,前身为政府屠房的“牛棚”,曾经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的部落。
一排近百岁的红砖平房,坐落在破旧的市区地段,被矮围墙抱住,旁边是老旧廉价的民居、车房、工厂和菜市场。10年前艺术家进驻“牛棚”之时,确实给这地方带来一番新气象,“牛棚书院”的成立更是一时佳话。他们各据平房,一方面是日常的办公室和工作室,另一方面是筹办各式各样的艺术活动的好地方:展览、剧场、录像放映、音乐会、研讨会、书展、地摊卖物会……这些活动除了引来大批文艺青年、学校和不同团体,还给附近社区的居民带来前所未见的艺术活力。
──在这里,艺术不只是属于艺术家的。艺术可以被分享,可以是公共的,艺术家们很高兴看见街坊饭后来闲逛看展览。
就像2010年12月开始展出的“再造圣诞”,由艺术公社带头,联同环保组织和学校,让艺术家们和市民一起创作,利用日常废弃物料造成艺术品。香港人的圣诞往往是极度浪费的,装饰品和礼物在节日后多半被丢到垃圾堆填区。在这城市被每天9000多吨的废物困扰之时,如此一个关于环保社区艺术计划,明显是希望借着艺术关怀社会的心思。

lazylife-cattle-depot-green-xmas

在“牛棚”露天摆放的展品,是由艺术家们带领学生在工作坊共同制成的“圣诞树”。中学生和艺术家用一堆小椅子砌成比人还高的圣诞树,又用塑胶瓶子和旧纸皮等装饰树身。其中最可爱的一棵,小椅子都漆上橙底白圆点的图案,甚有草间弥生的影子。公社室内展场中,有艺术家用胶袋制作的一对黑白驯鹿,原来无法分解的胶袋造成艺术装置是那样的飘逸。学生们搜集了大量旧袜子,缝制成巨大的圣诞袜。又有展品由社区中心的老人家制成。展场内没有区分,哪些是艺术家的、哪些又是社区参与的作品。
讽刺的是,“牛棚”艺术村自1990年起,竟不再是向公众开放的空间。大门前长期有保安员站岗,不许“闲人”进入。当我去参观这个社区艺术展览,保安员要打电话到艺术公社确认。举起相机拍照也会给阻止。这样严厉的管理文化,自然是政府的措施,可悲的后果是,艺术活动失去社区参与,艺术交流被窒碍,整个部落的气氛凋零落索。
不少香港艺术家,无论在“牛棚”有没有工作室的,都在近年间努力争取开放“牛棚”,并且努力不懈地举办公众参与的艺术活动。对他们来说,再造艺术村,寻回分享艺术的快乐,才是最大的圣诞愿望。

For more info: 牛棚社區網絡關注組
《再造聖誕》藝術展覽 @牛棚藝術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