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黑暗中与音乐同在

[专栏] 彼岸花之色

黑暗中与音乐同在

2010年09月27日
来源:上海壹周 (2010.9.28 小文艺06)

文/何翘楚

他们给你们一根粗绳子。那绳上每隔30公分打了一个结。你们一排十余人,被嘱咐要用左手握稳绳结,途上绝对不能松手。你感觉到你身旁的人和你一样紧张。
来到会场以前,你们才没料到 “暗中作乐” 的一切是如此严谨——不过是另一场 “人山人海” 的音乐会吧?你又不是第一次听明哥和 At17 的现场演出,所谓 “Concert in the Dark”,大概只是另类噱头吧?
在这个阳光过分充沛的午后,当你终于来到太古坊,按照在场人员认真地指示脱下你的眼镜,关掉你全部的电子装置,放下所有随身物品,“赤手空拳”地,徐徐步入暗黑,你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超过你预期。
一进场,就是绝对的漆黑。你不由自主地捉紧左手手心的绳结。视障义工是你们这支小队伍的向导员。你身后有少女忍不住叫嚣,又有人在傻笑,似乎是被绝对漆黑刺激到了。你们很听话,一边向前走一边用右手摸着墙壁,你的脚尖从来不曾小心翼翼致此,你也从不晓得自己在看不见的情况下,原来有需要重新学习走路。摸墙的一小段路走完了,你们要继续自己向前,左手手心的绳结系住你全部的信任。你不得不承认,你要在内心安慰自己:别怕。
再走了胆战心惊的一段,义工着你们停下来,向你们宣布,你们每个人已经来到这场音乐会的座位旁,你的座椅就正好在你右边。你们相当讶异,手忙脚乱地摸,果然碰到右边的椅子。像找到了救赎全体舒一口气。这段暗黑之路可能不过是三五分钟的事,但已经让你的身体和心灵完全集中到当下——你不再疑虑以后未来,只希望这片全黑之中你是安全的。
你们坐在彼此身旁,依靠听觉和嗅觉想像四周的环境。你分不清自己到底有没有张开眼睛,因为这个器官已经停止运作。直至林二汶的歌声划破这片黑暗。“不要着灯 / 能否先跟我摸黑吻一吻。”你心头一懔,竟然是《大开眼戒》。明明双眼不管用了,你却认同大开了心灵上的眼界。
明哥选曲更精彩。“终于黑得可以没时没间 / 在右面或碰着谁人便吻吧。” 没言没语、有你故我在、黑暗里永远现在……这一曲多年前写下的《黑房》,原来早为着这次演出存在。
你不得不佩服,这班古怪又有心的乐者,他们竟然也跟你一样,由视障义工带领他们到表演的位置,摸黑弹奏自己的乐器。所有你们听到的声音,除了需要预先混音的电子部分,全部是现场演出。据说这是全球首个黑暗声演,能够置身其中体会音乐的庞大力量,“人山人海” 和视障团体 “Dialogue in the Dark” 可说是携手创造了小小的奇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