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香港文藝小分隊”@上海壹周

鄙人以 “香港文藝小分隊” 之名在《上海壹周》刊出短文一篇。要謝謝 btr天地无用 呢。首次登陸上海, 相當感動! 我的專欄叫「彼岸花之色」。這次介紹的是「山寨市集」手作 Flea market 和 KJ 黃家正跟好友吳懷世舉行的音樂會。

[专栏] 香港文艺小分队——楚
来源:上海壹周 (2010.8.17 小文艺06)

文/楚

【山寨市集】
香港和许多城市一样,渐渐淘汰了那些曾经现代化的工厂大厦。工厦们像寂寞的巨兽,在城市的破落地段垂垂老去。工厂,本来是为了大量生产对象而存在的空间,人们在其中的活动也需要严格遵守秩序。所以,现在被改建为艺术用途的工厦们,一定对于此间发生的种种,感觉不可思议!
在石硖尾这边,被赛马会改造成“创意艺术中心”的这座大型工厦,其外型之方正踏实,完全是为高效能量产而建,却在今夏某周末,挤满了花样少年少女和他们的手作品。每一件手作制成品,无论是布包包、羽毛头饰、手工肥皂、皮革器具或陶瓷,根本就不可能有半件相同的。那些满脸甜笑地为游人介绍自己作品的档主,绝对没有跟自己生产的对象有任何疏离之象,人与物之间倒是亲密得叫人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随便乱买一通,买了回家不好意思不珍惜物品。
主办单位给这个手作Flea Market命名为“山寨市集”。“山寨”本来就是不合规格的小工场之意,恰好用来形容这群在家里开衣车和打补钉的手作人。这次活动,小摊位差不多开了100个,人流极盛。

【音乐就係咁】
纪录片向来给香港人“小众”之感,直至张经纬凭《KJ音乐人生》取得金马奖。观众对片中主角黄家正(KJ)各有意见,同时又充满好奇:这个看似不平凡的17岁音乐天才将会踏上怎样的路途?
三年后,还记得他的观众聚在他首次举办的音乐会中,听他和好友吴怀世的演奏。黄家正在电影惊艳香港影迷的时候,已然赴美留学;吴怀世刚从巴黎回港,是主修长笛的音乐系毕业生。两人年纪加起来也不过四十,从提出“既然音乐是很个人的心灵慰藉,为何我们需要Concert”开始,他哥儿俩不单演奏冷门曲目,还要在曲目之间跟400观众聊天,挑战所谓古典音乐会的限制。年轻音乐家的创意,可见于是夜他们把莫扎特的钢琴和小提琴协奏曲K547改成钢琴和长笛合奏。
还有他们的说话。有谁曾经在古典音乐会上听过演奏者问:“音乐的本质是什么?”我相信你没有,我也不会再遇到。就像KJ在电影里给人的印象,他的不安和自信同样肆意。不知道这场音乐会会否如他自己所言,是“the firstand the last concert”,但我想见识过他个人风采的,都期望会再有机会听他的演出和狂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