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相對無言

繁忙的午飯時段已過。上海餐廳的人流變得稀少。一對父子進來,隨意坐下。
戴眼鏡的兒子十二三歲,父親是那種新近變成中年的人。一看即知是兩父子,男孩遺傳了父親的眉目輪廓,有點書卷氣;父親的樣子是爛船僅餘三分釘,惟有從兒子臉上可看出那七分敗壞前他本來的模樣。
從步入餐廳到他們對坐著,兩人只有簡略的對話。你吃甚麼。那你呢。那我也是吧。父親揚手,點了兩客上海排骨湯麵。
男孩心安理得地從背包取出一本極厚的英文小說,開始津津有味的閱讀。
他的父親端坐他對面,似乎雙手不知往哪兒擱,就在胸前交叉挎著,雙眼又沒處看,就往店外朝猛烈太陽下的街景。
兩人一直相對無言。父親偶然回過頭來瞥一瞥兒子,兒子完全投入在英文小說的世界中。

鄰桌的我看著兒子,肚裡的嬰兒如常踢踢。
--是不是說,十年十二年後,我肚裡這個小子,也一樣會有自己的世界,並已開始了跟他父親相對無言的人生?
(或許有誰會笑:你倒想!讀英文小說真夠理想,跟你吃飯時狂打電動才算正常呢。)
(其實是一樣的,抓一把甚麼在手,隔絕你的父母在安全距離以外,是每個年輕人都曾經做過的事。)
忽然間很有衝動,想一把揪起那眼鏡小子的衣領,大聲告訴他:「蠢材!讀這小說的時間才多著呢!你面前那老爸會死的啊!跟他說話去!有天起你永遠不能再跟他一起吃排骨麵!」
唉。即使是我自己的兒子,到那會兒,我也無能為力,更何況是人家的。
想想自己,實在也一樣,是如此這般蠢過來的。唉唉唉。

3 Comments  »

  1. 陳先生引用 John Donne says: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實情係:每個人都已經是一座孤島了…)

  2. 小黑大王 says:

    有些時候我們會忘記一些很重要的東西,即使它一直在你眼前。這分享很到肉的,謝謝您。

  3. anita says:

    對別人是無能為力,不過娘家還有媽媽,這刻開始追回那些我們也曾經錯失的關愛不好嗎?我相信你的孩子也會感受到的﹗不過,這也是很好的觀察,就是要滿有情感的人才能體會的﹗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