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免於被攝的自由

你讀了「拿相机的人,请你自重!」那篇文章沒有?這會兒在中文網路上該很常見的。作者強烈譴責攝影發燒友(港俗稱:龍友),「拍藏民像拍動物園裡的動物一樣」。文章附有慘不忍睹的照片,你可以看見不想被長鏡侵犯的藏民蹲在路旁、掩面,卻仍被龍友圍攝。

別說藏地遙遠,本港米埔那篇呢?在 Facebook 和 Xanga 上也是廣泛流傳的,你讀了沒有?「龍友,是誰有理」的作者痛心斥責龍友們為了拍攝鳥兒黑卷尾的幼鳥,妄顧牠們的安危,導致幼鳥死亡--

每人帶著一支長鏡,鏡頭直指向巢中幼鳥,快門聲音不斷「擦擦擦」地響。不時有龍友使用連拍功能,快門聲響個不停;甚至開著閃燈,邊和別人大聲談話邊拍攝;有人竟然手中拿著香煙,也不忘與鳥兒來個「近距離接觸」。他們的目的只是希望能得到一張「爆框相」,上載到討論區博取同好的讚賞;他們的「同好」看到照片後又慕名而來,加入了快門聲的行列。「龍友,是誰有理?」

剛好又讀到陳珊妮的網誌,她去看人山人海的表演,卻待不到完場便離開,因為無法忍受「隨便被偷拍的無禮對待」--

我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人都可以隨時拿起相機 連閃光燈都開著就對著你拍 連問也不需要問一聲 甚至有時候婉轉拒絕後 他還是拿著相機對著你拍 是被當成靜物寵物還是廢物我也搞不清楚

那些都是侵犯。他們侵犯了其他生命。不要以為那支大炮似的長鏡頭給拍與被拍的架開了安全的距離,別以為那不會構成傷害!那是用鏡頭行使的暴力。

既然不把攝影的對象當成有感有知的生命,他們倒不如去拍死物更好。或者去找願意成為「被攝物件」的人去當模特兒也可以。

請龍友們尊重別的生命,大家也該有免於被攝的自由。

3 Comments  »

  1. says:

    阿楚和寶寶都好嗎?

    就是去書店講座,還是會遇到很討厭的「讀者」,你一面講她就一面拍拍拍,拍完幾張,你瞪著她還是沒反應轉頭又拍拍拍,有什麼好拍呢,她要拍自己男朋友也不會拍把那麼多吧,也不是不准拍照,想拍照就是大方問一下嘛,有問一下就差很多了,沒有被問就被拍,覺得很像被當成物件,然後見到那人對著相機屏幕的樣子,就更加有種不舒服的感覺...而且不知何時開始,一個人拍的照片就好像理所當然可以傳上facebook 之類的跟人「分享」,全城人的私隱都沒了,就是不想光著身在走路反而要被指是不是要藏著甚麼不見得光的「邏輯」

    我想說我都喜歡拍照,最長的鏡頭是50mm,再長一點的焦距就讓拍的人太安全,容易變成是偷拍了,拍人是最難的,我還是覺得一定要對方知道妳在拍並且他有拒絕被攝的權利,對方想不想被拍或是沒所謂不反感是很清楚的

  2. karebu says:

    我還想要”免於在被標籤的自由”。

    另外,有些二三十歲的成年人喜歡帶個公仔去旅行,還每張相都有它出現,或是當主角,弄得似是公仔在旅行,又唔係十二三歲!

    為保障我七個月大個仔的個人私穩,我唔會將佢還未出世時的超聲波相放上,正所謂”畫公仔唔好畫出腸”。

  3. karebu says:

    更正<>:

    我還想要”免於在《面書》被標籤的自由”。

    另外,有些二三十歲的成年人喜歡帶個公仔去旅行,還每張相都有它出現,或是當主角,弄得似是公仔在旅行,又唔係十二三歲!

    為保障我七個月大個仔的個人私穩,我唔會將佢還未出世時的超聲波相放上《面書》,正所謂”畫公仔唔好畫出腸”。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