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當青春完全成為一場想像

傳說中,有一種人生是這樣的。
打開信箱前充滿期待,打開的一刻只需要找遠方友人的來信,或戀人的情書,賬單公函之類的東西沒見過,因為都不是自己收件的,轉手交給父母就是。
包包裡頭有球鞋和運動器材,整天跟它們為伴才安心,誰知道呢?隨時就派用場的!
吃很多很多,只長肌肉,不長贅肉。
常常哭得出來,躲著哭也好,跟同學一塊兒哭也好,總是哭得很痛快。
敢於誠實高呼「不自由毋寧死」之類的精神綱領,認為從早上八時坐在課室致下午三時已是最難熬的監禁。
敵人眾多。而且不用一邊看不起他們,一邊假裝對他們友善。即使是權力比你更大的傢伙,也不需要對他必恭必敬,甚至可以挑戰他為樂。
僅僅是做好自己的份內事,例如唸唸書考個試,收拾好自己的桌面等,便能感動最愛自己的人。
還能長高。三公分並非不可能的願望。

--我一向認為,所謂的「青春」只是一場「殘酷物語」。今早偶遇校服少女在早餐店內溫習數學課本,竟突然冒起羨慕的心情。要不是自己心境蒼老了,就是讓生活折磨得氣餒了,不然,我怎麼會如此這般想像「青春」。

2 Comments  »

  1. 陳先生引用王先生 says:

    太陽下山明早依舊爬上來,
    花兒謝了明年還是一樣的開。
    美麗小鳥一去無影蹤,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2. anita says:

    讀你的文章已好多年,隔了一段頗長的時間後再回來,感覺你的文字老練多了。得知你的書向中國邁進,為你高興﹗雖然個人並非甚麼香港民主的支持者,但至少希望你們能將知識份子中的良知向中國大陸傳揚開去。欣賞你們的努力不懈,加油﹗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