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後旅人,尋常不尋常

某天偕先生找吃去,太餓了,隨便踏進住所附近的麵店,打算隨便吃碗牛腩麵。

這店大概開業一兩年吧。牆壁和店面貼滿(叫不出名字的)「影視紅星」在此間留影的照片。店家自稱「著名清湯腩王」,大量吹噓式的介紹,食客無論把視線投向哪兒也躲不過。但我們又怎會被雷倒?我們可是吃九記牛腩吃大的(!)說實話,在香港要找一家沒被報章雜誌介紹過的食肆,已是一件困難的事。上海朋友便曾跟我說:「我發現蔡瀾去過推介過的食店可真多……」

所以啊,我們並沒有對這家麵店抱有任何期望。然而鄰桌的食客卻跟我們的表現形成強烈相反的對比,他們對於該店舖/食物/進食這個活動,其興奮其雀躍之情,猶如初到貴境的遊客。

他們是一行四人的叔叔嬸嬸。我最初沒注意到他們的,直到他們的食物送上來,他們對一碗魚皮和一碗牛腩發出「嘩嘩」讚嘆之聲。我不禁看過去,只見背向我們的中年叔叔,正在對牢輕便數碼相機的大屏幕,按動微距對焦的鍵,攝下他的食物寫真。他還未拍完,坐對面的嬸嬸笑著催促,著他為她們拍照,鏡頭一迎上去,兩個嬸嬸的臉頰貼在一起,兩人極其合拍地各舉一隻 v 字手勢。合照一幀不夠,嬸嬸按叔叔的要求,用筷子夾起一塊牛腩,再合照一遍。

教我訝異的是:一)這種舉措是我常見的,在年輕港人身上,我的意思是先拍照再起筷,或進食前先模擬飲食離誌/節目擺姿勢,原來這種文化已經普及到中年人身上了?二)這裡又不是難得光顧一次的食店,每碗麵不過是二十元左右,位處市區地鐵站旁,隨時可以再去,我的意思是假如這是半島酒店,拍照留念的意圖似乎較易理解……

--後來課上講「後旅遊」(post-tourism),跟同學提起這次的觀察。我們都納罕,其實我們還需要出外旅遊嗎?當我們在尋常日常(the everyday)之中也活得像個遊客。

曾經我們渴望自己雙眼被異國情調勾引,在旅途中飽覽一切異景異物異人,那裡要是跟香港差不多的話,何來癮頭,何來消費的意欲,何來證據確定我們果然脫離了日常的沉悶。然事到如今,卻是「異常」之物已大舉入侵我們的「日常」。我們窩在沙發上即可「向世界出發」;我們上班上學必須經過的商場,以藝術品和虛假的原野為主題;我們街角的食店無端獲得米芝蓮青睞,天天大排長龍--我們再也分不清甚麼是平常,甚麼是稀罕。我們的情懷翻了幾翻,渾然不知自己已成為了「後旅人」(post-tourists)。

活得像個遊客,又如何?樂觀的說法是,人人一派天真地在日常生活中找尋「不同」元素,一碟壽司一棵商場中的聖誕樹,即可取悅大家的眼光和相機鏡頭,很划算。

認真點去想,則應見其危險--還記得那些在火災現場舉起 V 字手勢拍照留念的香港市民嗎?對周遭發生的物事缺乏理解的向度和深度,只求拍得一幀可供上載於facebook的照片,不斷消費的終極帳單,可會是消費者本人?

5 Comments  »

  1. Gobby says:

    “我們如何避免Tourist gaze? ” 當我準備去旅行時…這個問題我不斷反問自己.

    可能加埋有Google street 同Goggle map….去旅行只是眼睛想旅行而已….什麼歷史,土地文化都是一隻老鼠配食指控制了, 那種Advernture精神還在嗎?

  2. hans says:

    我都常想这个问题。常説常想,有一个和你先生同系的我们一个同学,由在学开始到出来工作,都把自己网页做成杂志,有影评社评书评食评乐评,也有旅游特辑及一年大事回顾。快十年了,可以杂志化自己十年,我想是香港传媒奇迹。若果写blog 写到膳稿一様,那是甚么的人生?

    正如,我们都要微博了,是另一场micro-trends?

  3. puiyee says:

    其實我覺得自己也是這樣的人…過度把尋常的事當成樂趣,影影影拍拍拍不停分享,但很快又看見自己的無聊而納悶,常常在這種滿足與納悶之間來來回回,很白痴。

  4. 魚旦 says:

    只吃牛腩。不吃魚旦。
    知你未死就好了。

  5. NICOLE says:

    missy! 若然可以like,我會大大力將你這篇blog like10次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