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訪問盧冠廷

Lowell Lo 感謝編輯Nico先生。訪問原刊於零九年十二月號的《號外》雜誌

少年時代常泡公共圖書館,似懂非懂地翻閱裝訂在厚膠板內的《號外》,甚麼也沒學會,除了一個英語課上沒教的詞,”smart ass”。第一次自己買的那本,封面是張愛玲(那幀你一定見過的她斜仰起頭左手撐腰的老照片),她在美國辭世了。那時候我還是個高中生。
訪問在盧冠廷位於西貢的「綠色生活專門店」進行,是雜誌十二月號的專題《狂人日記》的其中一篇。他人直率豪邁,有很獨特的氣質。

(雜誌圖片攝影:Leo)

全文如下:

似乎太顯然易見了吧,盧冠廷的「狂」。

一有機會便熱切宣揚環保訊息。不為名利心動。對自己的病患毫不避諱。家中自設太陽能發電和造水系統。即便是最早讓人認識他的音樂作品,也旗幟鮮明地表現他不隨俗的個性。

那,無論我怎麼問怎麼寫,也僅是一番「重申」──除非你認認真真聽他說話,調節好距離焦點,你方能看見他思想情懷的細緻紋路。所謂「狂」,應是懷抱大志願的氣魄形於外,其底蘊,倒是柔軟的關愛。

感動萬人的手段

能親口向盧冠廷道謝是我的福氣。我感謝他去年辦了2050演唱會,他的歌聲感動了我也感動了上萬人。他卻說「那純粹是宣揚環保的手段。」我以為音樂做得那麼出色的他,至少有一半是享受演出:「不,百份百是為環保才做。」現場演出對他來說苦不堪言,學習障礙令記歌詞成為他一大負擔,是以他從不登台。但為了環保,「辛苦也沒所謂。我想一次過將訊息傳遞給最多人。」

「因為我知道的太多,如果不說出來警剔別人,我晚上會睡不著覺!」雙眼瞪得老大,聲線宏亮,他的表情已經說服到我:「這是人類應該恐慌的逼切時刻了。」一切從他患上化學敏感症開始,自救自療的過程中,他發現整個地球生態已經受到嚴重破壞:「我無理由見到前面有危險,人們性命受威脅也不出聲。」

──坐在西貢一家綠色生活用品店,聽店主大叫「拯救地球」的心願,這算是一件瘋狂的事嗎?好像是。但當你聽到他滔滔不絕的提出數據、科學家的quotation和聯合國最新資料,你又不得不同意地球確實需要拯救。「我不願意看到人類,如此有智慧的生物,竟然就此滅亡。」想起小時候的卡通片嗎?想起《死亡筆記》了嗎?盧冠廷說,他知道「有人話我環保環到痴咗線。」尤其是做完Roadshow 節目後,有人質疑「政府也未開聲我們為什麼要聽你講。」

但他一直相信,這是他的責任。他說,他的role model是甘地。

我不是環保狂熱份子

「我追求green technology,我會開車,不過我開的是一部smart car。我跟周兆祥不同,他要求生活極端地簡樸,我看他才是環保狂熱份子。當然兩類型的人也對廿一世紀的環境有貢獻。」不僅如此,你若以為盧冠廷會對你的生活方式大肆評擊,便大大誤解了他:「人有三件事不能受人左右的,一是宗教,二是政治,三是生活方式。」

就算是最要好的朋友最親近的家人,盧冠廷說,他絕對不會對他們說教,不會要求別人跟隨他的生活習慣。「我的責任只是告訴你後果有多嚴重,你的處境有多危險,但我講完了,在崖邊豎起了警告牌便會轉身離開,你如何選擇是你的事。我不能侮辱你的智慧迫你怎樣生活呀。無謂傷感情。」

有傳媒用「使徒」去形容他的環保熱忱。但原來他一不自認「狂熱」,二也不視環保為宗教。「環保是我的理性選擇。」他認為每個人也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方式去保護環境。「要是全世界肯去做三件事:少消費、吃素和踩單車,地球便可安然無恙。當然對很多人來說很困難,那麼,就算你無法天天吃素,也可以嘗試一星期吃兩天,你已經幫了一把。」

不勉強,不約束,同時又積極散播環保理念:「因為我相信,大部份人只是沒機會接觸到環保的知識,只要他們懂得,他們一定會反思。」狂中有緻,盧冠廷並非一味放大自己擁護的一套,向眾人灌輸單一的生活方式;反而是適切地介入,把最終的希望交託在接收者手上。其實他懇切急促的呼喊背後,是對人性的信任。

善意的陰謀論

然而,無論是多麼理性的擇善固執,身體力行起來,也難免感到處處受壓。「別說要對抗社會上的龐大勢力,連自己的朋友也覺得我傻。」他會跟你說石油工業百多年來如何用cheap oil蒙蔽大眾,讓我們每天使用價錢便宜的產品,實際上一路負擔昂貴代價,由生態環境補貼。

「西醫完全治不到我的過敏症,因為他們這個制度的後台老闆不想醫生明白太多。整個education system由誰編寫?石油工業!美國政府背後由誰主宰?石油工業!所以98%的醫生完全沒接觸過環境醫學。而一般人也沒機會知道自己每天都在剝削生態環境、剝削窮國窮人。」

或許聽上去真有點像陰謀論,但你又怎肯定他所說的不是另一面向的真相?至少,他相信平等和反對剝削的立場,是善意的。

「大財團去窮國瘋狂斬樹,土著不肯搬走被他們殺光,人們全不知情,只從媒體聽說商品有什麼好處便去買。」這種說話許多人不愛聽,統共當成盧冠廷口出狂言。「不喜歡聽的人總認為我太誇張。或許是我比別人走前了一小步吧,將會越來越多人明白的了,你看災難已經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切身。」

停頓一秒,他沉聲說:「他們很快便會十分、十分明白。」

當他一再強調「良知」

盧冠廷「不敢輕言愛」,不自誇堅持推廣環保是愛人愛世界的壯舉。問他有沒有frustrated和疲倦的時候,他卻說「有,我有,但我不會放棄。我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驅動力。廿一世紀只有兩種人:99%的人做容易的事,1%的人做正確的事。我又不是想改變全世界,只是希望感染多些人一起做多點正確的事罷。」語氣仍然是堅定的,縱使他的態度,其實既務實又謙遜。

他說自己一方面感覺悲觀,但又一定要樂觀下去。悲觀是因為眼看太多人不願改變,太少人願意放棄舒適的習慣。樂觀的是,「我是一個fighter,明知困難,縱使只得5%機會我也要fight,不能眼白白看人類滅亡。最頂尖的科學家已經宣告地球玩完冇得救,我不聽他的,我聽那一批說我們還有一半機會的。」

正在籌備新唱片的他說,新創作的主題是愛心。「要救環境先要救人心,若人的心靈缺乏愛,不會去同情窮國窮人,更別說去愛惜地球的天然生態了。」訪問中他一直強調,環保「說到底是良知的問題。」就如談到「碳補償」行動,他憤慨歐盟搞了四年,也沒能夠減少排放二氧化碳;他認為就算有再完善的機制,更有效的監察,沒有良知,也不會有效果。

「有良知,咩都work!冇良知,咩都唔work!」他鏗鏘有力的敲響木桌面,世界的未來,彷彿就在他此番陳辭下定了案。

1 Comment  »

  1. hoihoi says:

    …有良知, 共產都應該WORK!

Trackbacks/Pingbacks

    1. 我.每日收藏的文章 2010/01/13 « isen的闲情杂志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