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極度心寒

就政改方案,何秀蘭議員問唐英年,現行制度正不斷惡化貧富懸殊及其他社會問題,唐是否要再強化這個制度。
唐氏一臉春風,勝券在握地回應:「答案好簡單,係!」然後朝反對派議員擠冒弄眼,滿瀉沾沾自喜的笑臉。解讀他那表情姿態十分容易,不就是用五官說出一句--
「你吹咩?」
昨夜嚴寒,不及此片段教人心寒,看畢讓人整個沒頂於冰湖,比死更冷。
另一極端反應大概是怒火中燒。
我們全都知道你們會嬴,我們會繼續輸,輸到這個我們稱為「家」的城市完全滅亡;但你們連假裝關心一下我們死活也嫌費事,竟急不及待表演嬴到盡的得意晚娘嘴臉!
最慘痛的是,我們真的吹你唔漲。
上海廸廸尼又怎會叫香港玩完?香港是被香港政府及其賤官玩完的。

1 Comment  »

  1. ngaiwinghong says:

    痴X線!!佢個表情!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