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一個人兩個人

〔一〕

旅行中,在酒店,一個德國老伯前來撘訕。他年紀六十來歲左右,每天穿戴整齊,在擁有私人沙灘和泳池的酒店踱來踱去。酒店職員見他一向我們走來,便顯得尷尬和戒備,大概他已經做過類似的事。Socially awkward,見一夥年輕亞洲女子同行,過份熱烈地推薦旅遊點,越站越近,語氣急速聲也大,即使我們已經說了謝謝再見,猶自跟著我們。女友中有人曾遇過無恥之徒,叫我們再遇上他時千萬要避開他的眼光,假裝看不見他。
其中一個晚上,友人們九時左右先行返回酒店,見他獨自坐在大堂的搖椅上,急步上樓去;我們其餘人等逛完夜市,十時多回到酒店,同樣發現他獨自坐在那裡,同樣急步上樓。
這個人千里迢迢從歐洲而來,為的是一個人乾坐在酒店大堂,看別人如何怕了他。
退休了,生活無憂了,想去旅行,無伴,已經夠悲哀。更可憐的是,從來沒有學好如何待人友善,如何拿捏適當距離,連找個人說兩句話也不可能了。
我從他身上看見許多孤獨,也彷彿可以看見許多男人。

〔二〕

我透過影片認識了小友 J 的父母。姑姐跟著五十歲左右的他們到深圳去,訪問和拍攝他們每星期日在舞室學跳舞的情景。影片中,J 媽媽說學跳舞本來是她的意思,慶幸丈夫也樂意一起去。
這是多麼不平凡的事啊,其實。別說人到中年,日子一天一天的過我們又真箇,好好把握了超越尋常的機會嗎?別人的一家五口逢星期日去飲酒和逛商場,我們也一樣囉。別的同事下班了回家看無線劇集然後睡覺,我們也一樣囉。日常的框框,符合期望的框框,很安樂很舒適,但不會帶我們到新的地方看到更深入的自己。
而最最難得的是,兩個人有兒有女共同生活那麼多年以後,仍然,能夠一起發掘新事物,甚至是聽起來不太「安全」的趣味--「安全」的意思是挑戰了固有框框,還不止是一次半次的玩意。
如果 J 爸爸不肯去跳舞的話,J 媽媽會怎樣呢?

 

我不願意自己或你,成為一個在酒店大堂裡乾巴巴枯坐的孤獨老人。當我們兩個人其實可以在沙灘上跳舞的時候。

3 Comments  »

  1. 小奧 says:

    也許他已經豁開去,到了一個無所謂之境,也許他就是因為厚顏而曾經成功獵艷,哈,跟許多男人一樣。

  2. chor says:

    小奧, 真的啊? 是厚顏到那個境界了嗎…
    真是可怖又可憐啊

  3. karebu says:

    有伴和沒有伴之間有許多厚顏。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