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照片是我們的證據

那夜「追悼會」上回來,立即在facebook上見到一大堆一大堆照片集。每人攝下的影像,既是極其相似,但每一張也是獨一無二的。我彷彿覺著甚麼,一時間又說不上來。
直至十天過去,靈光一閃地我知道了,那一切照片的意義。
雖然無法引證那天晚上到底有多少人聚在一起,但可以想像,眾人各自存下來的照片,絕對有可能超過廿萬張。
而我們不是攝影記者。我帶著我的數碼相機,拍了十張質素不好的照片。龍友和專業相機舉目皆是。人群中見大量手機被高舉。同一秒內,數百個快門在攝取影像。
假設這個追悼會有數十萬張照片紀錄,其實是不尋常地驚人的數量--日後無論有誰不肖地否定那夜我們發生過的事,也將無法銷毀這批散落民間、數量龐大的證據。
如果你現在身處地鐵車廂,你身旁那陌生人的手機裡,可能就已經存有那些照片。
你數碼相機的記憶卡,他的便攜式硬盤,她的iPod,幾萬部家庭電腦,幾千部網絡相簿,之中,統共是證據。
滅不絕的燭火。
當一件集體的事情被數十萬張照片記錄在案,就算歷史仍然可以被歪曲或否定,那些人又有甚麼辦法站得住腳?
所以現在我慶幸自己也拍下了,那一夜我眼前的景象。儘管當時我並沒有這個意識。
所以我十分悲痛地想像,那年份,那地方,那些人,要是當時他們一人一手機,並且留下根本無法被刪除、被銷毀的證據……
歷史會不同嗎?

2 Comments  »

  1. Fiona says:

    今日剛看了PBS的紀錄片Tank Man, 其中有一段訪問Peking U 幾個大學生 – 記者給他們看那張有一個人站在坦克前的照片,然後問他們有什麼想法 – 那幾個大概還未二十的青年說不知那是什麼,還反問那是否just made up image…

    我那個美国土生的ABC男友問我,他們怎麼可能連這麼famous的照片也未看過?

    It is really scary how history can be erased in such a short period of time.

  2. 過客 says:

    要算那天是一人一手機,要否定的人還是會否定,要遮醜的還是去滅絕證據。事實,不是因為有相為證。或許,更是因為是睜眼說瞎話。從那刻至此,一直流下來的相片,片段,文字,人,已足夠把事實呈現出來。經歷不起的,不是死物,反是人心。

    聲大否定的人,也知道那是事實。

    我們沒有空氣的照片,但大家都知道,並呼吸著。

    把每年的照片好好的留下來,到有一天,大家來個結集吧!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