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念舊

我的祖母退休前是一位校工,在牛頭角下邨一所小學工作。小時候,我暑期「渡假」的地方,就是那所無人的小學校舍。
據說,有些小學生很喜歡我的祖母,小息或放學時會黏著她聊天。我相信這是真的,我是孩子的時候,就愛黏著她不放,直至夏季終結,要回家去預備新學年。
或許是她的原故,我對於所有清潔阿姨、銀行裡的Amah、小食部的叔叔嬸嬸等,總是感覺親切,而且往往跟他們比跟同事更熟稔。
尤其是近年來,自己工餘時間有許多的事情要做,每份工作的年期也不算長,我以過客身份自居,盡量減省同事之間的交際。但唯獨是清潔阿姨們,我常常很樂意跟她們聊天,分享小吃,互相慰問,離開前幾乎最不捨得她們。
聽朋友說起,他回到從前的寄宿學校去,探望了十多年沒見的清潔阿姨。原來他年年寄賀卡回校給她。看見故人,「阿姨哭了。」朋友說得淡然,我不動聲息地感動著。朋友是念舊的人呢!心中如此確定了,我忽然感到相當溫暖。

2 Comments  »

  1. 淡水 says:

    听你这么一说,我 反倒想起很多人,我都多年没有联系过,更没有寄送过贺卡。或许今年,我有勇气尝试一下,只不过,不知道那些人还是否在曾经的单位!

  2. chor says:

    淡水,或許當是一種小小的冒險吧,如果那些人還在,如果你們又連繫上了,大概會是快樂的事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