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到我78歲

閃閃,那時我們在小房子裡一起翻雜誌,分享過一篇潘廸華女士專訪。77歲的她說,近來出現了一個追求者,「內心有點漣漪」,我倆張開嘴巴高呼厲害--那是怎樣的生命力怎樣的女人啊?你有沒有像我一樣,突然感到自己很渺小?
這天晚上,聽著她的歌聲,坐在演唱會第一行的我們,面向著「比生命更大」的潘廸華,我感到某種強大的能量自她而來。如果意義是必然的,如果意義在那裡,我卻仍是似懂非懂。
不知道我會不會有78歲命?我的耳朵很短,據說耳垂比較長的人才會長壽。假如有的話,希望那時候的我仍然在寫作,像她仍然在唱歌。

2 Comments  »

  1. says:

    她唱得或是不及以前好了,可是,那是用生命來唱的歌,我無法不淚流滿面呢。我當然記得那次的訪問稿,我們當時一同大叫,我都好想有漣漪啊!

    我想和你一同老去,看你寫的書,給你讀我寫的詩。

  2. chor says:

    閃呀,係喎,我們怪叫的內容怎麼我會忘了?哈哈,現在我希望77歲還可以去古巴旅行!

    我們一同老去吧,兩個呀婆都不要太老花……天哪,到你78歲,你會寫出怎樣的詩呢??我真的期待……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