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城市/病態/書寫」講談

+《房間》與聲境作品發佈

null

  講者:李智良、張歷君
  主持:鄧肇恒
  日期:2008 年8 月24 日(星期日)
  地點:香港九龍油麻地眾坊街3號駿發花園H2地舖Kubrick 書店
  主辦:Kubrick廿九几
  
  患病的是城市人,還是這個城市。
  
  書寫如果不是治療,你我又為何樂此不疲。痊癒,可能嗎?李智良、張歷君將於講座中討論城市、病態與書寫三者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
  
  李智良的新著《房間》採取了一名「精神病患」的視角,書寫「城市」作為一種人類羣聚的方式,於病壞的身體上種種不流血的暴力。
  
  王墨林說「我們不能不凝視著他的病變與我們之間一種模糊而且曖昧的關係……」。當我們常以「痴線」、「瘋狂」、「癲喪」來形容城中的人與事,關乎「精神病患」的社會位置,其政治、欲望或壓抑,可能說穿了,不過是你我的日常經驗。
  
  從《房間》開始,李智良、張歷君將於講談會上討論作為病者/作為書寫者/作為一個「整全與複合的經驗主體」,三者的張力和辯證關係。聽證城市的軍事化、高度理性化,施於我們身上的暴力,並且,令「連續的時間」崩離瓦解。
  
  城市的「病體」在那裡?它就是面目模糊的「病人」嗎?抑或是,城市本身(一種高度調控的人類活動組織方式)已經是一具「病體」。「災難」與「精神創傷」跟日常生活的關係是甚麼?「語言」可會是「災難」與「精神創傷」的載體?
  
  ──李智良說,我們最終必然回到的問題是:痊癒可能嗎?甚麼是痊癒?甚麼是痊癒的條件。
  

*** 同場發佈:《房間》的聲境 ***

  
  關乎城市的病態,更關乎承載此種病態的「城市病體」。
  「城市」無孔不入,連一個人在自己的房間中最私密的時光、最幽微婉轉的情意,亦必得劃進條件與法理的管轄,因為看守自己的人正是囚犯自己。如是,城市中、房間中,我們聽見甚麼?聽不見甚麼?
  
  以《房間》為題,幾位獨立音樂人與聲音藝術家(包括麥海珊Sin:NedAhshunBeatrix Pang、Yammie Chan及Wesley Tang 等)將在城市各處場景收錄、採集環境音效,進行創作與挪移,藉聲音穿透,作跨藝術形式的回應。部份作品將於是次講座首次發表。
  
  講者簡介:
  
  李智良,潮粵移民之後,出生於電視宣傳片中那個香港,此後長期滯留。現從事翻譯,為「香港獨立媒體網」編輯之一。著有中、英語詩歌/小說集《白瓷》(Porcelain)。評論、創作散見各種報刋,不贅。
  個人網誌「處決1938!
  
  張歷君,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導師。《字花》編輯。
  
  鄧肇恒,媒體研究講師。

2 Comments  »

  1. sheungsheungyee says:

    幾點開始呀楚楚?

  2. chor says:

    咦原來冇寫!! 係3點呀! SORRY :)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