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屋漏記

住洋樓養番狗早已不是有錢人的尊貴生活,但我們選擇了住唐樓養唐貓。
唐樓面積大樓底高,還有燒烤場大小的天台。只是沒升降機。我們一直住得很開心。
可是美好生活被連夜雨打醒了。
當我們的睡床變成了水床。當我們的垃圾袋變成了窗邊排水的裝置。當我們的抹布全體出動迎接滲漏。
我們也許可以譜新曲一首:「屋漏兼逢連夜雨」,用新馬師僧的腔調,噫噫唉唉的唱和。

窩
這是一隻唐貓。就是這裡了,雨水滲透這窗邊。

1 Comment  »

  1. w. says:

    明報:今早8至9時歷來最大雨

    但滴漏得最厲害卻是今早6至7時。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