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我的學生今年十九歲

他們單純、善良,一如十九年前十九歲的學生。不過他們不會因為單純善良的理想而死亡。
如果我們在京城,我們會把手裡的煙點著,把煙直立在廣場一角,然後我們會默默轉身離去。
要是手裡沒有煙那就劃一根火柴吧去抽我們的無奈。無止無盡的無奈。

2 Comments  »

  1. J says:

    噫, 用煙好, 多重相關。也只能用煙或噓一口氣。

  2. chor says:

    噓一口氣吧。如果流淚也太沉重,也叫不合時宜的話。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