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女子吸煙區

他下班回家的路,必得先經大型商場才能抵達地鐵站。不知何時開始,他養成了在商場露天休憩處停下,小坐一會才步入商場再上地鐵的習慣。他身體的疲憊是久經習慣那種,並不需要在十五分鐘路程中歇息。只是這邊難得有樹木有長椅而不需要買咖啡才可享用,更不尋常地容許抽煙;這種被錯覺為寬容的閒散,大概是他每天下班時停駐一番的原因。他偶爾也抽煙,或純粹呆坐,在樹下,在不太健美的灌木旁邊。共用休憩處的人之間存有許多餘裕的空間,抽不抽煙也好,無人會感到被妨礙。在禁煙之城,這小小一角的休憩處有如秘密後花園般罕見。

漸漸他在此發現讓他更感興趣的事情。

是那些身穿制服,一個人來,徐徐坐下,緩緩點煙,或輕或重地吞雲吐霧的女子。

他不敢專注打量,怕她們被他的目光冒犯。她們步出大型商場,嫻靜地坐下。像今天那個女子。她穿著形象十分專業的全黑西服,臉上也是一絲不苟的妝容,驟眼看像電視女藝員。也許剛才她還堆滿笑容對顧客滔滔解釋化妝品的用法,此時她一點表情也沒有,翹著腿,腳尖抵住皮鞋頂,任鞋子甩開一半,微微晃動。她抽的是幼細的薄荷長煙。

他發現她們通常甚麼都沒帶出來。一個錢包,一隻手提電話,一個放煙的小包包。抽完煙她們就走。

昨天,看來只有廿歲的女子穿著廚師般的醒目制服,頭上還裹著別緻的黑頭巾,盤腿坐在長椅上,左手抽著煙,右手不住按動手機鍵盤,她或在等愛人的短訊吧。她抽的也是薄荷煙。

同一個位置,白領儷人從銀行甫出來進佔了,急急從手袋裡掏出名牌小包包,一邊抽一邊打電話回公司說,銀行人龍特別長,還有十五分鐘才輪到她入票。她用那偷來的時間在這裡給自己放小息。閃閃發亮的膠造指甲之間,夾著特醇香煙。

她們總是教他想起唸書時看過的一本美國畫家畫集,畫裡頭的女子,看不清她們的神態,分辨不出那是寂寥或無聊。他並不特別喜歡那些畫,還有抽煙的女子。不過她們的姿態,莫名其妙地,教他剎那間感到點點寬慰--在她們徐徐地抽一根煙的時間,她們似有若無的心事和煙圈,繞過樹枝穿透葉子,上昇而後連接到無人仰望的天空。猶如為這座大型怪物商場這個城市打開了一線缺口。

今天下班時間特別早,黃昏的光線中他遇到另一個抽煙的女子,忽爾發現,她們的背後,在人工修葺的花圃裡,粉紅杜鵑開得正盛。

 

new_york_movie.jpg
Edward Hopper: New York Movie, 1939

3 Comments  »

  1. Lin says:

    “她們總是教他想起唸書的時候看過的一本美國畫家畫集,畫裡頭的女子,看不清她們的神態,分辨不出那是寂寥或無聊。”

    看到這句就想起Hopper,果然。

  2. Rose says:

    The picture reminds me a kiss in the dark.

  3. Gina says:

    我喜歡你寫的, 很美很溫柔. 找到了這個blog是因為在google找張國榮,你的一條舊post跑出來了. 謝謝google.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