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疲累

為了覺得自己是重要的,他可以不斷將時間表填滿。就像對面有人不停向他拋擲彈球,他一個都不願接失。我認識的人當中,就數他最忙碌最疲累。然而我知道,他並不以為他密麻麻的工作表上有甚麼是真正有意義的。只是他不得不做,一直做下去……
當我正在享受一杯香草冰淇淋的時候,他皺著眉頭說今晚就是他的死線,他必須要把報告完成。當我喜孜孜地計劃下個月的旅行,他托著腮吐著煙圈說下個月是旺季,他將忙得不可開交。當我在星期天給狗狗在沙灘上拍錄像,他打電話來說:我真的累得不得了,但我不會倒下來。在我學會了駕駛電單車、造梅菜扣肉煲和自製書櫃之後,他還沒有完成他的兼讀碩士課程,他說那是經常加班無法出席課堂的原故。
無論他說甚麼,我也只是微笑,或者聳聳肩。從前不是沒有說過他的:先生,你甚麼都超額完成,唯獨一件事你忘記要做啊。他一片茫然,可見心中全無「休息」的概念。我笑他兩句他便光火──
「你以為我很享受麼?」
接下來二十分鐘是他的連珠炮發,總結起來不過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那一套。
然後我便不再多話。我知道這城市裡有許多人也相信,他們必須不停地生產,同時消耗自身,才能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像他一樣,他們會給自己編排一些很忙碌的生活方式。他們喜歡一種密集和重覆的忙碌,只要循著那軌跡去走過每一天,他們就不會害怕不知道自己是誰,不會害怕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密集和重覆是關鍵,把人生當成是一盤生意或一枱機器,好好管理,避開一切可能出亂子的事情。類似「今天陽光真好,不如改變計劃去郊遊吧」的即興想法,他的作業系統會自動摒諸門外。他不得不做,一直做下去,他容不下另一些步伐、方向和節奏,除了他辛辛苦苦建立了的這一套。
或者他看我是個「閒人」吧。我當然也有工作,有時也會覺得工作有點磨人,但是下班後我堅持只作叫我喜樂的事情。嗯,想起來,其實我的工作並不特別叫我疲累,那只是我生活的一部份,如同我的人生一樣,有時候我會遇到一些特別的事情,有時候我會發掘一些特別的事情,那不正是趣味嗎?
算了,反正我根本不會明白他的選擇。因為彼此是老朋友,我將繼續微笑回應他的苦水。
直至有一天,星期六下午三點,他臉色灰敗的跑到石澳找我,在我面前攤開他公司發給他的解僱信。「我上月才拿到最佳員工獎,一個錯誤,他們就叫我立即滾……」他竟然哭了。
我不知道說甚麼才好。我拍拍他的背,把他帶到海邊,同坐了一個下午。
看著日落我告訴他,中學時曾經很希望跟他一起看這金黃色的風景,沒料到要等十多年才有機會。
他發愣半晌,才緩緩道:「原來,做人是這樣的。我從來不曾停下來看日落,從來不曾放軟手腳,撐著過了大半世,捱得胃部穿洞視網膜脫落,換來的只是……最大最深的缺口。」
「但是夕陽真的很美麗。」我沒頭沒腦的說。
他定一定神,用力抹一把臉孔,張大眼睛去看,天際那染金的層次。他說:「對,我終於看到了。」

5 Comments  »

  1. Annie says:

    你不認識我的,但我很喜歡看你寫的。請繼續加油。

  2. 隔紙斷樹 says:

    收視公式:觀眾覺得他的價值觀是不好的,結果他受到「教訓」,然後他認同觀眾的價值觀才是好的。

    因為人生出現某種「勝負」,於是改變自己原本的價值觀。

    一般人是怎去釐定「正確」的價值觀、和選擇怎樣的價值觀?多數就是建基於「勝負」的多寡。

  3. 無問題 says:

    應該同博收視冇乜關係。
    作者只係想叫D做野做到麻木晒既人look inside themselves啫。個選擇唔係得到認同/得唔到認同, 而係conscious定係unconscious。而只有你自己能夠擁有你既consciousness, 所以點都係唔關人事。乜都係你自己。你想幾時醒, 咪幾時醒囉, 條路點都係你自己行出黎既。

  4. shiuto says:

    要放下自己, 很不容易. 願老朋友好好面對, 起碼對自己好一點.

  5. Amie says:

    寫的好.很高興看到網路上有值得看的文章.

    有時候真的很討厭退休這個概念.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TrackBack UR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