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梁啟智﹕請聽天星請願者說幾句話

[來源]

梁啟智﹕請聽天星請願者說幾句話
明報.2006年12月15日

【明報專訊】佔據舊天星碼頭的請願者被驅離後,出現了一些頗為冷眼旁觀的評論,認為他們不該生事。在過去的數天,筆者雖然只能在碼頭圍板之外聲援他們,對其熱情和信念卻絕對支持和尊重。眼見請願者曾在冷雨寒風之中苦苦熬了超過24小時,有感必要為他們討回一點公道。

首先,請願者的出發點絕非僅僅是懷舊,而是要突顯拆卸工程的不公義,提出公眾參與城市規劃的可能。透過重奪天星碼頭,請願者成功帶起了議題,引發大眾追問諮詢過程期間的種種漏洞。警方膽敢在立法會仍在辯論之時強行清場,更突顯了政府是何等蔑視香港的民意代表。強政勵治的化妝,在眾目之下回復了橫蠻無理的真像。

請願者的行動和學界與政界的力量是緊緊相連的。他們的訴求不止於反對拆卸,背後更有學界和民間團體提出另類方案,也有議員在議會內外和政府周旋。他們以天星碼頭為出發點,最終關懷的是香港城市發展的未來。如果只是出於小資情懷,大概只需到碼頭拍照留念,又豈會站在推土機的面前?

請願者也並非只是關心天星碼頭。來自嶺南大學的陳景輝,其實一直在跟進灣仔利東街的重建。還有獨立媒體的朱凱迪,也為裕民坊在報章寫了不少評論。重建區的街坊都認識他們,有的更親身來到天星碼頭現場支持。如果質疑他們「忽然」站出來,便實在是和事實不符。

那麼為何請願者要到這個時候才抗議?其實他們一直都在抗議,只是政府充耳不聞。8月20日的保天星遊行,這次的許多請願者都有參與,筆者可以作證。在此之前,一直有民間團體批評政府假諮詢,把通過規劃大綱圖和拆眦鐘樓混為一談。倒個頭來,我們也必須反問,如此重要的地標需要拆眦,政府竟然以一籃子式諮詢來蒙混過關,可恥的到底是誰?

此外,也別忘了不少的請願者都是大學生,也就是說,城規諮詢之時他們還是初中生。今天他們發現了問題所在,便立即義無反顧地站出來。我們作為成年人的,自己許多年來也甘心當一個旁觀者,如果現在還要譏笑他們後知後覺,又是否有點兒不講道理?

突顯拆卸工程的不公義

最後,請願者選擇以「人民重奪天星」來表達訴求,實是迫不得已之舉。政府要快刀斬亂麻的方式拆眦鐘樓,企圖製造既定事實。如果他們沒有進駐工地,不用兩三天整個地方便會被夷平。他們的付出,為議員為傳媒換來了寶貴的時間。

在整個抗爭的過程當中,請願者也堅持了和平理性,沒有使用過任何暴力。回想60年代美國的平權運動,也有黑人進佔白人餐廳不肯離去。他們所佔的座位最後被送到美國歷史博物館,紀念人權之可貴。兩代人遙遙相應,請願者雖然選擇了公民抗命,但在強權的面前卻肯定合情合理。

相對於白人餐廳的座位,碼頭的主建築需然已被破壞,但是如果能立即停工,還可以把剩下來的變成香港城市空間抗爭紀念館,讓天星鳳凰涅盤。面對如斯政府,這想法確實是未免太天真,但做人如果沒有理想,「實在和一條鹹魚沒有分別」。

請願者的行動或者有不完善的地方,組織計劃也許有欠完備。但在批評他們之前,或者我們該先問一問自己,曾經為公義的城市發展付出過些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