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防火長城.YouTube上的「家國」

來源--
in internet之網路警察﹕防火長城 監控網絡
明報 2006年10月1日 (連結)
文/思存
編輯/曾祥泰

最近在看一本叫《隱痛與暗疾——現代文人的另一種解讀》的簡體書,讀到一個很奇怪的句子﹕「談了一些故鄉/暴/動情形,朋友近況……」心想編輯也太大意了,大刺刺的「/」號橫在文字中間也沒察覺。這大抵是網路時代最富中國特色的校對錯漏。

從互聯網進入內地尋常百姓家開始,網絡監控就已經存在。但監控的成本不菲,單靠人手(例如網站管理員或傳說中的「網路警察」)不可能應付以天文數字增長的訊息量,因此我們曾以為資訊洪流無可抵擋,審查註定徒然。然而我們高興得早了,沒想到有偉大的GFW。

GFW全名為Great Firewall of China,中文叫「中國防火牆」或「防火長城」,是中國政府耗用龐大資源在國內互聯網建立的一整套監控系統,用以審查、過濾官方不容的網絡訊息。官方所不容的範圍甚廣,大部分境外傳媒都在過濾之列——嗯,當然也包括《明報》網站。

更要命的是,GFW具備「關鍵詞偵測」功能,如果偵測到網頁上有敏感詞語,傳送就會中斷。換言之,用戶瀏覽的每個網頁都會受到審查,大大窒礙了資訊與意見的流通。我常想,如果能把這些不斷更新的「關鍵詞」公開,就可以用來編一部《國情小辭典》了。

我曾以為GFW與我無涉(除了印證自己在香港是多麼優越),但近年來與內地網友交流多了,就覺得它無所不在,不勝其煩。因為GFW的阻擋是雙向的,既限制資訊流入,也限制資訊流出。

一次,有位內地網友看了紀錄片《天安門》,有些疑問,就給我發電郵──後來他告訴我,那個電郵老是發不出去,直到他把一些名字隱去後才成功發出。可見,GFW的審查範圍不僅是公開的網頁,私人的訊息也並不絕對安全。

另一次,有位內地朋友在網誌裏反思六四,我們看了拍手叫好,熱心地廣傳開去。由於裏頭有許多敏感連結,結果引起當局注意,某天深夜他被公安帶了回去問話,聽了不少恐嚇言辭,讓人擔心了好一陣子。那篇引起麻煩的文章,也不用他親手處理,自動消失了。

這種事例太多,遇上幾次後,人們就認識了GFW的力量,並知所顧忌。如一位朋友所言﹕在這個體制之內,審查者無處不在——每個人自己首先就是一個審查者。

與監察者鬥智 掩飾關鍵詞

但這並不代表人們就此噤聲,其實他們早習慣了鑽空子,不斷找尋可以突破的缺口。他們會運用各種小技巧,與監察者鬥智,避過GFW的偵測。常用的方法有下面幾種﹕

1.在關鍵詞裏加插特殊符號。例如「六*四」、「王_丹」、「暴/ 動」等——文首提到的校對錯誤,顯然就是從網上剪貼過來時留下的。

2.使用代號、拼音、近音字作隱語,例如以「FLG」代「法輪功」,「Liu四」代「六四」,「趙子揚」代「趙紫陽」等等。沒有統一的標準,反正一望而知。

3.索性不使用任何關鍵詞,根據上文下理都知道說什麼。

4.把文字轉成圖片後,再貼上網。

5.用一個名為「假古文」的網路小程式,把橫排的文字轉成像古書那樣的直排。因為打亂了原來的文字順序,所以能夠避過GFW的偵測。

有些寫blog的香港朋友,也會運用這些技巧,免受GFW的阻隔。但這些方法都有「副作用」,會令搜尋器無法根據那些關鍵詞搜尋到這些網頁。看各人如何取捨了。

我自己的習慣是用隱語。久而久之,我發現自己都不說「六四」了,我會說「十七年前的事」——就像我們的衛生巾廣告,不許提月事,遂有了「不方便的日子」。

在這道長城未倒下之前,總是「不方便的日子」,總有太多「不方便」的詞語。

來源--
下線放小息﹕YouTube上的「家國
明報 2006年10月1日 (連結)
文/鄧肇恒(speechlessness.com)

前幾天,我在課堂上跟學生討論國家身分和文化身分之間的複雜關係,其間有同學提到特區政府製作的國民教育宣傳短片《心繫家國》,課室內的反應也隨即熱鬧起來。

有同學說,那種音樂影帶式的剪接手法太「沒驚喜」,走馬看花,從來不曾仔細留意《心繫家國》的內容。又有同學說,該短片嚴重「硬銷」,「非常嘔心」。也有同學補充說,短片最初播出時,聽到國歌的引子還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但經過長期的黃金時段轟炸,現已全然麻木。我沒有大量數據支持,但綜合整體印象,《心繫家國》在這群二十歲出頭的大學生之中似乎很不受歡迎。

下課後,我登上YouTube網站,搜查與「心繫家國」有關的影片,無意中發現另一條大概由本地網友模仿創作的《心繫膠國》短片。《心繫膠國》同樣以國歌襯底,但配上國內假西瓜、翻版電玩、長城角落隨處小便等各式各樣的諷刺影像……我想,姑勿論你是否認同自己是中國人這個錯綜複雜的國家和文化身分,又或者你對《心繫膠國》嗤之以鼻,但在這類擺明車馬逆向宣傳的影片還未遭人(或網絡供應商)肆意封殺前,我們還是值得為香港的資訊自由而熱烈慶賀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