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性的年代,完美的英雄已經沒有號召力. 曾經訪問過一些”大話迷”,他們不約而同的提到電影結尾的那些鏡頭: 變回孫悟空的”至尊寶”落寞地背著金?棒去西天取經,在他背後的牆上,站著他心愛的”紫霞”和一個”夕陽武士”相擁著目送他黯然遠去.很多人將其解讀成: 孫悟空最終在事業和愛情前面選擇了事業,這種選擇幾乎擺在所有人(尤其男生)面前. 電影中在理想和現實之間向現實妥協,現實生活中的人是否從中找到共鳴? 事實上,大學生普遍存在擇業問題,以及尤此引發的社會角色變化,使得幾乎所有人都體檢過在”至尊寶”和”孫悟空”兩者之間作抉擇的困惑.於是< >在校園裡獲得普遍認同就不足為奇了. 可是筆者今年七月回大陸,驚奇地發現一個新的現象: 談論< >竟然變成了一種全社會參與的的”時尚”和”潮流”.有一家正規的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叫< [...]" />
  • search

  • archives

  • monthly archive

  • weibo

  • douban

董咚.大話西遊

老朋友的現況找不到,倒找回她寫的舊文章。

來源:LINK
相關:LINK

(這是摘自復旦大學生董咚於< <明報>>二千年11月號,pg118的一篇文章)

我是一個復旦大學的大學的畢業生,也是一個標準的< <大話西遊>>迷 (香港電影< <西遊記>>,由周星馳主演,在大陸上映改稱< <大話西遊>>) 我看過這部電影不止八遍,可以隨口說出戲中所有的對白,也可以向你描述任何一個人物的任何一個動作和表情,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堅持不懈地將它推薦給每一個我認識的人.但是,我只是全中國千百萬個”大話迷”中的一個.

隨便搜索一下,網上就會出現幾百個關於< <大話西遊>>的網站和主頁,在”大話迷”中傳誦的文章也早已升到哲學的高度.大學生最初關注的”台詞”和”愛情”等主題文章,現在只能作為入門必讀.在那些連影片中不到三十秒的配樂都研究其出處的人面前,我從不敢輕言自己的”大話情結”.

“大話西遊”是周星馳的代表作之一,在大陸公映時是一部創票房新底的香港電影,據說在大陸的發行公司到現在還沒有收點賣拷貝的錢.

高學歷的大話迷

當時,國內所有人談論周星馳的作品,總免不了以”無聊”兩字結尾,好像只有這樣才能顯出自己不那麼庸俗.可是,首先懂得去欣賞< <大>>片的人卻恰恰是一群高學歷的人,其中大部份為男性,大學理科生,生活在北京.他們首先在校園網上為< <大話西遊>>建立討論區,並且通過網路播放電影片段,因而引起更多大學網迷的關注.

北京是中國的政治文化中心,但北京的大學裡始終彌漫著一種對於所謂的主流文化(實際上,在大陸就是指”正統”)的鄙夷和反叛.大學生給< <大話西遊>>貼上”反英雄”"反潮流”的標籤,把一個被周星馳還原為”人”的齊天十1聖孫悟空當作是”英雄”來詮釋和崇拜.

有人說,如果要運選一個對當代大學生最有影片的人的話.周星馳所演的”至尊寶”的得票一定很高.也有人認為這部電影是中國文革前後出生的兩代人的分水嶺.實際上,在這個有人質疑< <雷鋒日記>>真實性的年代,完美的英雄已經沒有號召力.

曾經訪問過一些”大話迷”,他們不約而同的提到電影結尾的那些鏡頭: 變回孫悟空的”至尊寶”落寞地背著金?棒去西天取經,在他背後的牆上,站著他心愛的”紫霞”和一個”夕陽武士”相擁著目送他黯然遠去.很多人將其解讀成: 孫悟空最終在事業和愛情前面選擇了事業,這種選擇幾乎擺在所有人(尤其男生)面前.

電影中在理想和現實之間向現實妥協,現實生活中的人是否從中找到共鳴? 事實上,大學生普遍存在擇業問題,以及尤此引發的社會角色變化,使得幾乎所有人都體檢過在”至尊寶”和”孫悟空”兩者之間作抉擇的困惑.於是< <大話西遊>>在校園裡獲得普遍認同就不足為奇了.

可是筆者今年七月回大陸,驚奇地發現一個新的現象: 談論< <大話西遊>>竟然變成了一種全社會參與的的”時尚”和”潮流”.有一家正規的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叫< <"中1話西遊"寶典>>的書,不僅高踞暢銷書榜之首,而且供不應求;各大電視台更輪流播放這部五年前指的舊電影,甚至連幼稚園的小童都能背上大段臺詞!從一種”校園文化”成為”流行文化”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奇怪的是,社會對這部電影的認同竟然那麼遲鈍,但最後卻又能表現出如此熱情的反應,這是否一個逐步強大的”網路社會”的特色呢?

網路上曾經有稱< <時間的渺茫與個體的徬徨>>的文章,作者認為”至尊寶”在時空穿梭的動因是為了尋找自我,我們這些看電影的人亦然.當然,每一個看電影的人都可以從電影中完成自身對角色的投射.可是,當某部電影流行而吸引更大消費群體的時候,又有多少人是因為害怕失去與人的交流,恐被群體孤立而參與 其中的呢?一念及此,我不禁對自己一直以以為豪的”大話迷”頭銜感到索然寡味.

Leave a Comment